【電影特稿】沒有人性的《樓下的房客》首映曝光



導演崔震東(右)和男主角任達華。安邁進提供





九把刀小說改編的《樓下的房客》這部片,從開拍到釋出預告一路頗受注目,小說情節摻雜的血腥、變態、情色等露骨描述將被影像化搬上銀幕,擺明是十足噱頭。台北電影節選了這部電影當開幕片,似乎用這18年的招牌給了它某種認可。終於,電影今天在開幕放映曝光了。



如果電影一開始強調這是部荒誕黑色幽默片,也許我會先有心理準備,觀影過程的確有不少哄堂大笑的片刻,我相信這是九把刀在故事書寫上的拿手本領。但導演顯然看重的是台灣市場少見的重口味露骨題材,所謂的人性「鑿開」之後的極限。不過,或許導演過度陷在小說裡頭,他用的是一種小說直述式的行進手法在陳述電影,卻幾乎沒替角色架構人物背景。閱讀能有文字想像空間,進了戲院,我們要的其實是將想像有邏輯的重組並且電影化。



老實說,整部電影最誘人的部分在視覺上,看得出砸了不少錢在視覺特效上,但它也並沒有做到當初李佳穎試拍的那支前導預告的強烈華麗;但我指的「誘人」,其實是指男女演員們大尺度地犧牲全裸,這樣說來有點膚淺,但是,我看完整部片的最大感想是,演員們「很犧牲」。



一部電影多半該有個靈魂,之於這片,女主角穎如比較像一隻鬼魂,她的對白表情包含走路微笑都非常虛無飄渺,我們不知這位房客從何而來,房東好像也不知道;影帝李康生演的教授與學生的同志情到底根基有多深到他們一見面總有滿滿情慾,以致於他倆一度對戲像是舞台劇;還有單親爸爸帶著小女兒的生活又藏著什麼故事?等等礙於不要爆雷所以無法再一一舉例。但確實許多細節我們都沒得到解答,導演可能覺得似乎也不需要被理解;直到性感上班女郎和體育教練莊凱勛一場嘶吼翻臉的戲跳出來,我才稍微拉回到我正在看一部以「人」為主的電影。



導演或許想嘗試一種超現實的路線,所以公寓的前方是大街、背後窗外卻是大海;如果以這種前提下,人物的背景被架空得合理,即使在最終導演確實也以不同於小說的短篇幅緣由做了大致的解釋。但是,在大夢乍醒之前,看戲的我沒有得到滿足,甚至解釋之後依然沒有,有人可能稱之為想像空間。

極其變態嗜血的電影不是少見,金基德可以扭曲到你從中得到一種物極必反的省思;如果是恐怖懸疑路線,除了音效配樂的提醒,更該提醒觀眾的是蛛絲螞跡的撒網收線舖陳;就算要卯起來偷窺洩慾沉溺性愛,即便是吳家麗在三級片裡也總有一段奇情的故事。



這個時代的電影片型多到我們無法一一定位,但做為1部試圖開創新題材,從初期就能兼顧商業市場考量的華語片製作而言,絕對值得鼓勵。如果只是拋出限制級別的血色驚豔,一個個血淋淋或慾望蒸熱的各款肌膚底下,導演「鑿開」之後想給觀眾的思想是什麼?我暫時見不到「人性」。做為台北電影節的開幕片,一個台灣大影展的門面,想給觀眾的方向又是什麼?(張哲鳴/台北報導)(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