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4入圍影人專訪】莊凱勛:戲留三分生

大場面的頒獎典禮,對莊凱勛來說應該不算陌生了,第50屆金鐘視帝以及隔年台北電影節影帝的殊榮,莊凱勛的確是這近十年來快速崛起的實力派演員。







本次以懸疑片《目擊者》首度問鼎金馬獎影帝寶座,面對強敵環伺的入圍者,莊凱勛有他一套的表演之道。



唯一入圍的正港台灣人

今年36歲的莊凱勛,是來自彰化的正港台灣囡仔,受過正統的學院表演訓練,歷經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入圍後,用了5年時間躋身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候選人,在入圍作品《目擊者》中飾演一位企圖心極強的記者,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把「小齊」這個角色的「灰色地帶」發揮得淋漓盡致,莊凱勛說:「對我來說,角色沒有一面倒的好人或是壞人,要讓角色立體,就必須要加一點『灰色』的材料進去,壞人總有好的一面,而好人也非聖賢,總有些缺陷,這樣演起來過癮,觀眾看了也才更有感覺。」成為今年唯一台灣籍的入圍者(金城武為日本籍),對於莊凱勛來說除了興奮之外,在無形之中,也形成了一股壓力,他說:「台灣已經好久沒有把影帝留下來了,那些中國演員的實力不斷在進步,是有一股要把獎項留在台灣使命。」經過多部作品的磨練,把他磨成內外兼具的硬底子演員,看莊凱勛表演的確是一件相當過癮的事,在不同的作品中,像是變色龍一般地,在不同的故事之中不斷地調整自己的樣子,你不會看到他在之前作品中的殘影,那是一種把角色功課「做好做滿」的最好證明。他說:「這次能以《目擊者》入圍最佳男主角也算是台灣電影的一個里程碑,這個世代的商業類型片證明了有票房也可以有藝術表現,導演程偉豪絕對可以算是新世代台灣電影的新經典。」



 







演或不演? That's a Question

從劇場表演過渡到影像演出,事實上對莊凱勛來說,也花了不少的調適時間,他說:「以前在學校學的那一套,在鏡頭前全都不管用了,過去講的投射力在影像的呈現中得要換一個方法去適應,老實說我到現在還不斷去調整這件事情,像是鏡頭位置啦,或是呈現在螢幕上的質地等等,都得被演員計算進去的,太過了很奇怪,太少又容易被吃掉,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拍攝當下還有環境的因素,確定的以及不確定的因素參雜在一起,比起完整排練過後的劇場演出,還要花更多的精力去面對。」從演到看起來不像演的演,莊凱勛還舉了艾爾帕西諾作為例子,興奮地手舞足道地剖析一番,戲魂一來,就這麼樣地演了起來,第一次坐在比搖滾區還搖滾的位置欣賞他的演出,似真似假之間,讓人有種走進電影裡的錯覺,他接著說:「現在把以前拍戲的劇本拿出來,滿滿都是筆記,講下一句話的時候要做什麼,等等走過去的時候要說什麼,但現在我的劇本都是乾乾淨淨的,我認為表演對於這個階段的我來說,已經達到了另外一個階段與層次,如果要問我要怎麼把戲演好,關鍵就在於『戲留三分生』吧。」意思是要和劇本保持一段安全距離,不能完全拋棄,但要在被限制的規範之內,能夠玩出屬於自己的生命。









保持平常心 創作永無止盡

話題轉回會不會在是否拿獎這件事,嘴巴上說保持平常心,入圍即是肯定,但是莊凱勛似乎有些口不對心,眼神飄移的心虛模樣是怎樣都掩蓋不住的,調侃了他幾句之後才真正鬆口,「當然是會緊張啊,既然入圍了,就代表評審認為我有拿獎的實力,既然有能和其他實力同場較勁,就不想輸給其他人,大概是我好勝心比較強吧!(笑)」莊凱勛的實力絕對是有目共睹的,這個世代的台灣影視界有他,絕對是相當幸福與幸運的,「對我來說,創作是不會停止的,只要這個圈子需要我,我就會一直演下去,要帶給下一代新的演員更多好的榜樣,人總是要不斷進步才是。」不管今年有沒有機會上台,他的得獎感言似乎已經說得相當感人肺腑了,預祝他能把獎留在台灣,讓台灣的影視產業再度受到肯定。(Men's u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