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莊凱勛日插33針 過勞臉癱扛千萬債

36歲的莊凱勛出道12年,經歷過用頭撞破玻璃桌墊跟父母明志堅持表演,熬過身上僅剩100元的窮困。他說過去為生計是拼了命地拍戲,1部接1部不停,過去6年從未休息逾1個月,他曾操勞到顏面神經失調,以為自己中風!今年,他終於首度以《目擊者》問鼎金馬影帝,他說,雖因此片讓自己能見度變高,但經濟真的沒有因而有多大改善,反而去年結婚還背了千萬房貸。



莊凱勛接受《蘋果》專訪說,演員好友黃健瑋曾形容他是「腰上插了2把菜刀」就往前衝了。他從2005年開始從舞台劇跨到影視作品,最初第1部戲單集酬勞才7千元,第1部電影10萬元不到,但他的運氣算好,1部拍完總能接著有下1部,他也不願休息,他說以前的自己是把80%的生命都放在演戲上。



30出頭時,某天起床刷牙,他發現泡沫跟口水從右嘴角不受控流下,當下以為自己中風,後來發現右邊臉神經不受控;就醫得知壓力過大,只好每天臉插33根針,再另打維生素C點滴,熬了2周才康復。



以前他沒啥知名度,只是默默地演,如今回想,他自嘲:「我覺得我長這種老臉,也演不了小清新的片;也沒有賀歲片的討喜臉,之前台灣電影的類型也不多,所以戲種類型常很重複,有段時間覺得自己一直在被消磨,但又不知該怎麼找到出口,後來去學粵語,想說如果有天能有機會,去香港看看別人的工作模式。」



直到前年,他以《回家路上》獲金鐘迷你劇集視帝;去年再以《菜鳥》奪台北電影獎男配角;又因演出1.4億票房的《樓下的房客》搏得較高人氣;尤其今年3月上映的《目擊者》後,他的戲約突然暴增,同時上門的劇本多達6個,跟以往落差極大,他才有了「像我這種35到40歲的男演員終於有被需要」的感覺。



去年與圈外女友結婚後,他也重新審視生活比重,希望在經濟壓力和表演品質上找到平衡,不想再隨便為賺錢而接戲,畢竟更被認識也曾被肯定,必須對自己的表演負責。這也是他不急著生小孩的原因,希望經濟能更穩定,「畢竟要給小孩好的成長環境」。



5年前他以《候鳥來的季節》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今年問鼎影帝,他說:「入圍是對我表演的肯定,也是對台灣類型電影的鼓勵。在今年台北電影獎時,《目擊者》的工作人員就坐在我附近,結果到最後我們1個獎都沒有,我看著大家很沮喪,心裡也很難過,所以在金馬獎上入圍,有一大部分是覺得能讓劇組夥伴們覺得這共同努力的成果被肯定了。」



得獎與否,他說:「當然想,希望把獎留給台灣演員,更想讓一起努力過的劇組能共同分享。但說回來,入圍就是肯定,得不得真的只能隨緣。」他更在意的是,今年台灣電影類型略多,希望未來能再持續再更多元,讓更多台灣演員或工作人員有更多工作的發揮空間。(蘋果日報)

 





莊凱勛
是台灣影壇輕熟男中少數的硬漢系代表演員之一。陳明中攝





莊凱勛
皺起眉頭就有股滄桑感。陳明中攝





莊凱勛
外型很有男子氣概。陳明中攝





莊凱勛
講起演藝路,有笑有愁。陳明中攝





莊凱勛
接受《蘋果》專訪分享演出心得。陳明中攝





莊凱勛
以《目擊者》精采演出入圍金馬影帝。劇照





莊凱勛
(左)與圈外老婆去年結婚,暫沒有生小孩計劃。資料照片